研究中心导航
研究成果
亚马逊的宇宙观
日期:2017-06-06 浏览次数: 字号:[ ]

亚马逊的印第安民族不常常思考和在二分法的基础上创造概念,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倾向于比较概念比如普遍和特殊,人类和物质,肉体和灵魂,动物和人类等等,而这些概念正是西方提出的在文化之前自然界的前提条件的前提。

在西方和亚马逊宇宙论的传统理念之间有很多截然不同的可供分析的元素和细节。据比贝依罗žž卡斯特罗在2002年的观点,在亚马逊人的观念里,自然和文化的类别中不存在相同的内容,更别说像西方观点中二者拥有相同的地位。这并不是用来标志不同地区人类的符号,而是表明关系以及发展的眼光的形成,也就是观点的形成。尽管从美学的角度出发,在各个种族之间的体现会有所不同,但是所有这些亚马逊宇宙观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会将文化世界脱离于自然世界。这意味着并不会对人类和其他动物之间加以区分;更确切地说事实上完全相反,他们创造了一个由中央集权原则推动发展由一个社会性的相似政体统治的世界。

亚马逊的宇宙观本质上的万物有灵论,认为所有的物质,人或物,都拥有相对应的灵魂。除此之外,世界上充满着所谓的神灵,善良的灵魂以及邪恶的灵魂,它们可以获得物质的存在使其变得可见但是他们的实体是灵魂并且不可见。

现实是一个面具,掩盖了真正的事实。这些可见的世界,这些拥有灵魂的人以及这些根本的本质都是人类福祉必不可少的知识的容器。因此,最备受推崇的活动之一就是在不可见的维度认清事实。

这通过梦、服用精神药物或者比如斋戒或者长时间禁食等等的苦修来实现。通过这种方式,灵魂脱离肉体并且游荡在可见的或者不可见的另外的世界里。印第安人通常认为个人的舒适和集体的舒适取决于是否在可见的人类世界和不可见的世界之间维持一种和谐的关系。

尽管拥有这种艺术形式,亚马逊人的世界观可以在很多群体里进行类推。在这种意义下,那些生动的故事以及表达都表现了很多共同点:

创造出的宇宙是很多样的,主要是由水世界、陆地世界和天空(可以理解为天空、云彩和太阳)组成。在一些群体里提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下世界。这个下世界拥有完全不同的的重要意义;对于nomatsiguengaasháninka种族来说,那个世界就是地狱,而对于其他的群体来说那个世界是推动土地运动并且将土地聚合在一起的世界。

每一个世界或者空间都有着自己的守护者。在陆地世界,这些守护者经常有很多不同的名字(妈妈,爸爸,主人),并且同时会保护大自然里的生灵。有可能在陆地世界不存在的守护者可以在其他的世界看到,这是因为陆地世界应当由人类保护。

这些不同的世界或者空间是由灵魂之路连接的。而他们之间的交流通过死亡可以得到更加明显的体现,通过灵魂得以实现。这些灵魂的旅程与灵魂的良莠以及在世的时候甚至是死后面临各种考验时做出的决定有关。通常情况下通往上世界的旅程是一个贞洁的生命最终的归宿,并且只有善良的灵魂才能够到达上世界。相反地,进入下世界或者仍然留在同样的世界常常被认为是对邪恶灵魂的惩罚。

尽管并不是整天都履行这一职能,巫师是主要的媒介。和任何其他普通人一样,他把一部分时间用于他的日常生活。然而,很多人认为如果他能够和其他人表现出不同,将很容易找到自动分离灵魂和肉体以及隐身的方法。

这些特点使得人们可以更加容易地进入神秘的精神世界。巫师向社会传播他关于宇宙是什么这方面的知识以及宇宙运行遵循的规律。他是唯一一个知道联通各种世界或者空间道路的人。所有这些知识都是通过和其他非人类的生灵接触而获得的。巫师通过这种方式将能够恰当地进行引导、劝告、预知、感知危险以及制定规则。另一方面,所有这些能力使得巫师远离尘世并且有时能够令人生畏或者使得不同的社会人群之间产生敌对。

社会需要确立使其在丛林里生存的自然秩序。这些秩序的制定保障自然资源能够被合理利用。动物的主人或者母亲作为自然的保护者被加以强调。根据每个地区记载的证据和事实,他们的形态和名字多种多样。这种生灵是一种保护者的标志,保护着热带丛林中的树木和其他植物,但最主要还是保护动物,并且在他的直接保护下,狩猎的情况也总是存在。只有某些特定的人被允许狩猎,他们出于真实的基本需求而进行适当的狩猎,提前进行申请并且宣告自己的目的。

世界观是集体主义发展中一种高强度审美过程的结果。很难确定血缘关系或者不同的种群之间世界观的不同之处,甚至同属于同一种族的不同的社会之间的差别。借此我们想说,在相似的神话传说以及相似的神灵的名字之间其实存在着差异性。在之前工作的基础上,这本书倾向于整理出拥有普通大众共性的各种族群的主要宇宙观,而不是具体的每个种族的宇宙观。然而,我们明白即使在同一种族群中不同的社区之间依然存在差异。

最后,世界观之下展现的文化是思想、信仰和一个族群用来生存以及指导其走向未来的实践行为的集合。亚马逊的宇宙观拥有很多共性。甚至我们可以联想到存在着一种和亚马逊地区完全相同的思维方式,经由其起源、生物地理、资源利用和所有人民的共同历史的锻造而形成的。依河而居的村落之间的沟通可能已经成为一种传播和扩散这些共同思想的途径。

翻译:汪杨 审稿:刘鹏  排版:汪杨

研究成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