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心导航
学术活动
秘鲁印第安研究(三)
日期:2017-06-11 浏览次数: 字号:[ ]

玻利维亚有将近400万人口,其中250万是农民。厄瓜多尔500万人口,300万是农村人口,至于秘鲁,1200万人口中600万是农村居民。在总共1100万的农村人口中,其中原住民有600万。

     社会流动的现象之一是新兴阶层的出现,这是一个社会上升过程,即应个人意愿,提高社会经济地位但同时保留着原住民的特征。迅速流动的印第安农民阶层迅速流动,进入新的文化环境和担任非农业岗位。通过持续的和渐趋频繁的接触都市生活,他们学会卡斯蒂利亚语,学会读书写字,打败数个阶层的人并超过控制区域内部的中等阶级,这种流动影响他们同本阶层人群的关系,通过他们的城市化或者原住民内部不断的改变,这种关系从家族或是血缘系统过渡到某一个等级系统,也因此促使这一农民群体它以不同的程度和方式加入到社会中参与国内社会的等级划分。

现今最大的新兴阶层来自于原住民人口。人口迁移构成了这种社会流动的一条大运河,既影响着城市的环境也影响着农村的环境,它和城市化进程一起,清晰地诠释着在社会上升的过程中发生着什么。有不少原住民用很短的时间成为了生产工人、技师、甚至是老师、律师、政客和地区工会领导。

原住民迁移是有选择性的,因此不断将最优秀的一部分成员抽离出去。这使得非原住民人口仍然处于统治地位。又由于人口增长率不断攀升,人口总数增加,这就维持了内部统治机制基本不变。在这样的条件下,原住民或是农民成为了一个复杂的社会群体,由于文化同化的过程对他们的影响不尽相同,这两个群体尽管有着共同的特点却不完全一样,

    与安第斯原住民社会文化方面的自发改变有关的产生新兴阶层的出现,主要有利于这片地区不断壮大的农民群体个人的社会参与。而同时还存在另一种兴起方式,即农民运动,这些运动会对政局产生深刻影响,使这一过程更具彻底性,由此影响原住民阶级构成、改变社会等级制度。在秘鲁,最引人注目的出现个人阶级上升的例子发生在最活跃的山区——曼塔罗峡谷,由农民组织领导的案例目前仅仅出现在胡利亚卡和普诺。那个地方不久前发生的阶级运动可能会极具重要性。

     阶级上升给原住民阶层和国内社会都会带来危机,对原住民或是土著居民的未来提出了严肃的议题。另一方面,显然的,国内社会应该直面应对因新兴阶层的不断出现加剧出现而衍生出来的问题。在原住民内部也需要面对同样的过程,因为个人的自发行为取得的成功足以用来刺激成就给整个原住民群体带来了巨大的刺激。实际上,这种现象是人口迁移的结果,也是那些接受了现代规则和理念的群体的回归 现代,,,但是它的总数虽然增长,却并不庞大。就像原住民大量进入城市的情况一样。

我们接下来要介绍原住民的自发改变带来经济繁荣的有趣案例,而案例中的这些人在不久前与传统原住民无甚差别。昌卡峡谷高地的原住民部落——华尤潘帕,那里的民众在几十年前决定从位于海拔3000m的地区迁往海拔1800m的地区,同时通过减少占绝对优势的土豆种植地,强化玉米种植以及着手种植果树,一步步推动了对传统作物的替换。

原住民现在呈现现代性主要得益于1950年以后果树的引进。这种变化所带来的经济繁荣使得华尤潘帕一反传统原住民沉默、保守的形象。这些原住民充分利用农业科学的实践经验,增加与城市的联系,发展了公共服务,达到了一定的卫生医疗水准,大多数人的衣食住平均水平达到良好,实现了全面卡斯蒂利亚化和国家政治面前的大范围自治。在不断前进的同时形成了一个稳定团结的群体,当地政府具有极强控制力。管家模式、祭坛和传统节日仍然延续并举行活动。

     种植果树使得这一地区的家家户户获益颇丰。平均收入达到利马许多员工和技师的水平。大量的财富给大众的私人生活带来了影响。比如:巩固了种植果树的土地的私有权,明确了新兴阶级的居住权,遏制了向沿海大庄园的迁移的趋势,使人们熟悉了现代科技资源的使用,增加了交通工具的使用频率,大众印第安群众熟悉了沿海市场从而迎合全国市场需求进行生产,提高了品味和生活水准,新一代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也就是说,正是在这种红利的推动下,产生了新的人口迁移类型。这种迁移提高了当地当公社机关的收入,加强了机构一贯的紧密团结紧密,保障了自治以推进自身发展。

然而,历史研究表明,果树水果种植的创新催生并加强了公社的传统潮流。值得在这里强调的是这一现象的基础是频繁的以沿海为目的地的劳工移民和旅游,自1850年以来对教育的加强关注。,以及因此新精神在年轻一代中得以逐渐孕育的新精神。公社的组织从松散的家庭演变为原子家庭分散到。公社成员和结构外的被边缘化的小集体成员之间,牧工和杂工之间,存在一套社会等级系统。公社内的不同阶层由经济地位所决定。然而,这些团体是通过兄弟关系和由制度化的互利交易形成的小组构成。华尤潘帕是一例由传统向现代演变的公社组织。这些过程发生的同时,也给这一范围的多元文化结构带来了变化,这可能会影响内部统治状况,推动至今仍处于表现传统的模式下的阶层更多地参与,并使印第安社区在面对国内其他社群时提高应对能力国内公司提高业务能力。

很显然,我们需要彻底改变现在的状况。由于这种变化只能是自发的,所以有必要提出建立一个真正的国家一体化政策,这种一体化只可以通过一个新的、有突破性、有创造性、考虑到安第斯地区的各种社会特征的制度实现。

学术活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